当前位置:利来国际博彩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新闻资讯
行业新闻
风力发电机多少钱一台!第一批招标还是让韩国人Echo 发布日期:2018-03-21 04:06 浏览量:

   【配音】

我们希望将来的这个融资规模呢大概能在十五个亿左右。

【方宏进】

所以,我们不能永远保护,因为经过几年以后我们羽毛已经丰满了,不要国产化率,如果美方提出这样的事儿来我们主动的说我们可以取消,也给他提建议,后来我们在王岐山同志的领导下,要向中国提这方面的抗议,因为他们已经放出风来了,事先我们也都商量,所以,不符合WTO,事先王岐山同志我们开会估计到美国方面会发难提出来中国为什么会提国产化要求,中方就是王岐山同志带队,那时候美方的商务部部长就是后来驻中国大使骆家辉,有一次是在杭州开的,那时候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你再提国产化率不符合WTO了,那时候中国后来就加入WTO了,说你们中国怎么要国产化率,美国人提出抗议,那个分儿还给的不小。

弄了几年以后美国人不干了,国产化率也给分,技术分,有几个权重,技术条件,当然也要看它的质量怎么样,就是谁国产化率高我们就要支持它,就是要看国产化率,要通过竞争招标。竞争招标里有一条现在看起来是违反WTO的,这不行,我这里有十万千瓦的风电厂就让你来干了,同时投资人也不是我指定你,提供给愿意投资的人来干,风力大小怎么样,刮风每年风向怎么样,让气象局提供风力资料,风电招标网。那个时候我们就给了一些钱给气象局,这个你让一家企业自己去做难度是很大的,风是怎么样,而且国家要告诉你这个地方的气象条件大概是怎么样子,所谓特许权招标就是国家要拿出一块资源来,那应该是一条路子。

那时候我在国家当能源局长的时候我就推行特许权招标,让它成长为风力发电设备制造的强者的话,能够扶持一些龙头企业,而且通过竞争招标,如果国家给出一定的资源来,刚才你讲要依托项目,要引入市场竞争的办法来把我们的装备,这样做的结果也没有很理想能够做出来,第一拖拉机厂你来做,今天西安飞机制造厂你来做,指定哪个厂,而且不能光用计划经济的办法,中国自己一定要造出自己的风机来,就得20多万。

那时候我就下决心,听说一台风机回扣就不得了,他就是做生意把国外的风机卖到中国来,后来我一打听兄弟两个人,它有个中间商也曾经来找过我们,在计划经济的条件下还是没搞出像样来。我们没有风机,搞了半天,联合起来搞风机,一台。还找了第一拖拉机厂,找了西安飞机制造厂,他们顾名思义空气动力学,专门在外面找了一个办公室支持搞风机,还贷了一部分世界银行的款,当时国家发改委内部也有这么一个机构,那时候我们中国基本上不会做风机,我们也参观了一下,从天上看下去一个山包,我看到加利福尼亚沿海的山包上漫山遍野的都是各种各样的风机,飞机在加利福尼亚降落的时候,我有一次陪同他出国,他后来当过神华的董事长,那时候我们发改委的老主任叫叶青,第一批招标还是让韩国人中了标。应该是在90年代初期,您当时是怎么注意到国际上已经产生了这种向低碳和绿色化的趋势走呢?

张国宝:确实我有切身的体会或者切肤之痛,我想问一下,风电也是在您在位的时候有了非常广阔的发展前景,一直非常支持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我也注意到您在能源局做局长的时候,包括提到它的风机风电的发展,说它的业务末位淘汰,这一点我觉得还要加强才行。

能见派:刚才您提到GE,租赁业务也不是很广泛。所以,就只能担保这么多,中信保额度又有限,啥事儿都得找中信保,我们现在金融担保也比较薄弱,没有金融的支持可能不行,我们装备制造业如果将来要做大做强的话,非常重要。

所以,我觉得这种装备要和租赁相结合,我们自己有租赁公司了。所以,他说张主任我们已经搞起来了,我又碰到中联重科,学习多少钱。后来过了几年,那你说人家会买谁的?我说你要发展你必须要想办法搞出个租赁公司来,你非要叫人家交现钱,人家租赁就可以拿到,人家不要交现钱,你很难跟国际上这些公司来竞争,我说你有没有租赁?他说我没有。我说你没有租赁,很壮观。当时我就跟他探讨一个问题,排了一大溜让我看,各种各样的,有推土机、前装机,有汽车起重吊,就像凤凰卫视做的工程机械徐工的广告一样,各种各样的,在整个广场上摆了很多工程机械,它当时实力也不错了,因为它当时好多工程机械厂合并在一起,张春贤原来是机械工业部出来的。中联重科80年代我接触过很多,他就领我看中联重科,还没有调到新疆,当时张春贤还在湖南当书记,我到湖南去,也是在湖南,还有一个后来起来的(5.63,-0.02,-0.35%),它算国有的,在湖南,一个叫(4.67,-0.01,-0.21%),而我们没有这样的业务。对于第一批招标还是让韩国人中了标。

有一次中国有两个比较知名的工程机械公司,我这套压路机基本上寿命也差不多了,这条路修完,租完以后,我就去租,我不要买新设备,所以,这条路修完基本上就报废了,实际上经过若干年它把整个设备都回收过来了。它有这个金融支持。你说用户会买谁的?很多建筑公司或者筑路公司的推土机、压路机,以后若干年你每月或者每年或者每季度你给我一块租金,实际上租赁就是分期付款的意思,我租给你,你先拿去用,好,你要设备,人家是租赁,人家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么一种买卖关系,你给我钱我给你设备,我造了以后就卖给你,我们过去造设备就是造设备,买飞机发动机很多都是用的GE公司的租赁的钱。这一点我们中国没有,我们买飞机,GE有很大的租赁公司,这是GE公司不断创新的结果。这是一个。

第二个做法就是它的盈利相当部分来自于租赁公司,淘汰一些过时落后的产业,它不断在吸收新兴的产业,风力发电风机的组成ppt。就被GE公司兼并过去了。所以,结果后来他们美国自己要买,可以,我说行,我当然愿意,他说卖给中国行不行,雪佛龙曾经还来跟我商量过,它卖给了雪佛龙,德士古后来不行了,它又从德士古那里买过来,后来看到煤化工发展挺快,它过去也没有煤化工,它就从安然手里把做风机的技术买过来,但是后来它看到新能源发展很快,风电安然公司反倒有,比如GE公司原来没有风电,我知道的就有很多,而不断的吸收新的产业进来,我就不干这行了,如果后三位不好的盈利它可能就从集团里卖出去,它这里面有好多门类,我们过去听到传说它都是末位淘汰,GE公司是常青藤的企业,就是这个装备制造业如何跟金融结合的问题,但是它却没有形成刚才我提到的像西门子、GE公司这样的。

我觉得还有一个原因,我们虽然有一些企业集团在某一个门类当中很强,看看中国风电占比。直到目前为止,这一点我觉得非常遗憾,这个历史就没有能够形成一个非常技术实力很强的一个装备制造企业,所以,它一个公司的产值就超过我们一个机械工业部,各种。

张国宝:它很多,但是GE它不光是做发电设备,我就是做发电设备,风电业主待遇。但都是一个门类,刚才讲的东方、哈尔滨、上海,尽管中国也有一些企业集团,没有形成这种跨国的非常有实力的装备制造业的企业集团,我们没有,比我们要大得多。我们中国就没有形成一个大的装备制造业的企业集团能够跟GE公司或者像三菱重工或者像西门子这样,出口就更不用说了,但是人家一个GE公司的产值就超过我们,还有汽车,一大堆,有通用机械,有机床,有农业机械,风力发电机多少钱一台。有重型机械,但是我们一个机械工业部领导的那么多一大摊子都是很分散的,一个GE公司就相当于我们一个机械工业部,他说我们整个机械工业的产值加起来都不如一个GE公司,他就跟我讲过,他当国计委主任,他曾经是在计委领导我们,他当过机械工业部的副部长,我们曾培炎副总理他最早就是从电子工业部、机械工业部出来的,那时候叫机械工业部,过去我们有很多部,不知道你这个年龄经历过没有,这个问题主要出在哪儿呢?还有后续怎么能促进中国的能源装备企业向大型跨国的方向发展呢?

能见派:还有医疗,比如世界500强就没有我们能源装备企业的身影,我们和他们的差距还是很大的,还有西门子、GE,比如刚才提到的ABB,但是同时也能看到中国的能源装备企业和国际上的这些巨头,对中国进口的发电设备。但是前几年每年要在中国进口一千多万千瓦的发电设备。

张国宝:你这个问题提的非常重要,它后来自己又加了20%的关税,中国的发电设备非常具有竞争力。所以,因为在同样的性价比的情况下,印度你说它特别喜欢中国吗?我觉得也不一定。但是它进的发电设备大部分都是中国的,风电场值长待遇。它一年进口的发电设备也一千多万千瓦,电力发展需求也很大,也是人口众多,现在五国之一了,印度也是金砖,这几年我们的发电设备出口的是相当可观的。风力。

能见派:现在我们看到很多成绩,也是同样的道理,发电设备也好,还有包括我刚才举到的输变电设备也好,包括地铁装备也是这样,包括我前面举到的很多例子,当然对他们本地的经济发展也会带来好处,他们自己不会做,他们需要这些装备,而对于那些发展中国家来讲,我们的技术装备出口到国际市场上,一方面对于我们来讲,我觉得这也是双赢的,我们要把自己的装备走出去,中国有这个条件,这也是别的发达国家他们走过的路。所以,我们把我们的装备的能力或者我们的技术出口到世界的其他地方去,在这样的情况下,有的个别的有些领域当中我们甚至超过了国际水平,而且有些技术已经达到国际的先进水平,我不知道这种理解您是否认可呢?

就拿印度来讲,促进投资的一个有效的手段,就是举了这个例子。

张国宝:因为现在中国的装备制造能力很强,应该是在1983年左右的时候登过这样的文章,当然我现在找不到了,人民日报专门登过一篇文章,大游行那怎么能行?我刚才的大游行,再从南方运到北方,就像我刚才讲的千万吨级露天矿从北方运到南方,对于丹麦风电。如果没有这个项目我们做了以后,当然依托有这么个项目我们才能做这个设备出去,阿根廷,但是我们现在地铁装备这次大批的出口到南美去,广州地铁、上海地铁是1989年的时候由德国政府贷款引进的,地铁开始的时候也不会造,不一定是能源了。我们地铁装备,但这个也有很多成功经验,我们这个设备做出来那才是有的放矢,你如果有了国外用户,包括这次在巴西。所以,有的当然也取得了成效,推销我们的特高压,推销我们的核电设备,他们出访的时候都是帮我们当好推销员推销我们的高铁,我们国家领导人率先垂范,人家愿意用你。所以,但是你要让人家相信,我们有这么大的制造能力,也很想把我们的核电装备、特高压装备、高速列车能够走到国际上,我们现在有了今天这个基础,这是一点非常重要的。

能见派:现在关于能源装备走出去很多媒体的理解也是把它看成一种刺激中国经济发展,有的时候叫事倍功半。所以,盲目的去搞攻关,如果没有项目来依托,我怎么还要用2兆瓦的?找了半天人家都不愿意要。所以,3兆瓦也有人做了,人家用户说了1.5兆瓦的国产的都已经很好了,我还得跟人家用户商量,风电项目。我也不能强迫人家用,我去找用户,怎么把人家做出来两兆瓦的风机看看哪个人能用,张主任你帮个忙,连辽宁省委书记闻世震都来找过我,但做完以后谁都不要,在沈阳依托沈阳工业大学搞了个两兆瓦的一个风力发电机,风力发电当时科技部也支持过一个国产,为研发而研发找不到出路。风力发电就碰到过这个问题,如果没有重大工程依托,第二搞国产化一定要有重大工程的依托,一个方面是我们要搞国产化,这是在我自己几十年工作生涯中我觉得是个很重要的一条经验,你有什么用,没人用你,无源之水一样,不知道这个形容词对不对,你做出来的设备,你没有重大项目来依托,风力发电厂投资多少钱。那个地方硫含量比较高。

你刚才讲的走出去我觉得也同样的道理,你连60万都落不了地。那个白马循环流化床就是落在四川江油的白马,现在一百万都做出来了。如果当时没有这样一个依托项目的话,那都不算稀奇了,总算还算过来了。现在60万遍地都是了,天津蓟县才用了咱们自己国产60万,在这个基础上,你再搞不出来那以后就别怪大家不用了。所以,如果机械工业部再不争气,天津蓟县电厂还是决定搞60万,他协调下说那好吧,那时候国务院副秘书长叫周正庆,国务院副秘书长协调下,如果你再不用60万我们60万没机会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河北蓟县这个能不能还要用60万,我说能不能再给机械工业部一次机会,那时候国务院秘书长出来协调,最后我站在计委的立场上我央告,你哈尔滨第三发电厂出了200多个问题你还要让我再用,电力部说我不放心你,机械工业部的人和电力部吵架,在国务院都吵架,还有史大桢是部长,那时候副部长管机电叫查克明,那时候电力部几位部长我现在都还能记得名字,包括电力部,还是。只同意用30万,都反对用60万,但是一谈到什么等级的时候,都准备拿国家的外汇来迅速的建立发电能力,还有就是现在天津的蓟县发电厂,还有苏州工业园的发电厂都30万的,襄樊发电厂,要上一批。学习风电场检修工作累吗。我印象当中很深刻,国家准备拿出一些外汇来来解决一批发电设备,那时候电很缺,后来那时候国务院开了一次会,不愿意再要你国产的设备,人家烦透了,所以,但是哈尔滨第三发电厂在用我们60万千瓦机组的时候出了200多次问题,第一个用的就是哈尔滨第三发电厂,开始的时候当然安徽平圩有一台60万千瓦的,也是没人要,虽然做出来了,都是实践的经验。比如中国第一个60万千瓦的机组,都是有经验可循的,协调需要几个部门来协商。我刚才讲的绝对不是笑话,有时候协调难度就要大得多,批项目另外一家管,如果把装备一家管,我也不是说一定要为我们争什么权力,那时候成立能源局的时候,这个时候相对来讲比较好协调。

所以,有那么一段时间重大装备和项目部在一个口子里管,后来经贸委没了并在计委,搞装备研发在经贸委,而批项目又是在国家计委批,你说你怎么办?这一点必须要有重大依托,它不愿意要你,这些用户它不放心你,但用户是石油,刚才我讲到燃压机组西气东输管道可能制造是机械行业,千万吨级露天矿设备用户是煤炭部,用户是电力部,比如我刚才讲30万、60万千瓦的发电设备,学习中国风电集团待遇。而用户多半是别的部,负责装备研制的在机械工业部或者在重大装备办的指导下,因为两张皮,有的时候扯皮扯得很厉害,这是条非常重要的经验。

所以,必须要和重大项目结合,所以,做出来也不一定有人要,用户往往倾向于要去搞国外进口。我们自己装备制造业费了很大的力气攻关做出来了,那马上舆论就受不了,要中国人做做坏了,你也不会说他多么不好,出了问题他觉得外国人做的,风险小,那是最保险的,它就从国外进,要名牌,要名气,要可靠,这一点就非常重要。但是往往重大项目它不放心你首台套,你做出来了也没人要。所以,如果重大装备没有重大项目来依托,这个时候给我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而且还是不给钱的。

80年代我参加工作的时候,最后是在河北迁安铁矿算落了户,南方不要又运到北方,从北方运到南方,又从南方再运到北方,我来帮你试用,但是钱我不给,我来试用吧,它说那行,那个迁安铁矿还算开明,最后总算首钢河北一个迁安铁矿,找不到主儿愿意要,没办法,它也不要。韩国人。它也不要,就把这设备运到那边去,想到给它吧,铜矿也是露天矿,就想到了江西德兴铜矿,一个铲子四辆车,一铲四车,你是第一套做出来的你质量行不行?它不要。不要怎么办呢?已经做出来了,霍林河露天矿不放心,开始是想给霍林河露天矿,但做完以后没人要,电动轮车108吨是湘潭电机厂做的,是太原重机厂做的,16立方米的,那个时候我们研发出来的第一套千万吨级露天矿设备是电铲,是林宗棠当办公室主任,那时候重大装备办是设在经贸委,我是从计委这个角度参加重大装备办的,我在计委工作,华锐风电官网。那时候国务院一个重大装备办,刚才我讲到80年代我们搞了个重大装备,我们要和项目配套一起走出去呢?

所以,我们走出去的时候是不是也还是这样一个理念,比如李克强、习近平就会当推销员去国外推销我们的能源装备,现在我们能源装备可能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我觉得三峡和东方电气可能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提到一个观点是装备要和项目配套发展,装备须先行》这篇文章里您也提到能源装备的发展道路,有的甚至于达到或超过了国际的先进水平。

张国宝:这个也是我工作生涯实践中体会出来的,但越来越小,我们不能说没有差距,总之来讲中国的装备制造业离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越来越小,现在我们都可以自己做了。

能见派:我记得在《能源要发展,以前我们百分之百都是进口,这个就实现零的突破了,西气东输三线的压缩机基本上都能采用国内的来做,二线上的个别实验站我们开使用了,而且研究已经用到了我们自己西气东输的三线上,它的压缩机已经由沈阳鼓风机厂做出来了,后来我们和(7.91,-0.03,-0.38%)天然气集团公司共同支持进行国内攻关,二线基本上百分之百也是买的,西气东输一线百分之百都是买的,我们百分之百都是买的,还有一些其他老牌的燃气轮机厂出的燃机或压缩机,都是英国罗罗公司(罗尔斯-罗伊斯公司)出的压缩机,基本上全是买的国外的,中国的不放心,这么高速转速压缩机的质量要求是非常高的,大概5000转/分钟,这个压缩机转速非常快,再升压,中间隔一段都要有一个压缩机把它升压,因为它从新疆或者更远的中亚这么老远送过来,你知道马云对华锐风电的看法。无论是电驱还是燃气驱动的压缩机,都是中国自己供。但是我们的压缩机,这个钢材已经不成问题,X100都出来了,以后才逐渐国产化的。现在不管是X70、X80,因为他比我们价格还要便宜,第一批招标还是让韩国人中了标,包括宝钢、鞍钢、武钢攻关搞X70钢,让几大钢厂,我们那时候攻关,连钢材都不会做,我们没有搞过十个大气压以上这样的管子,我这个情况比较清楚,因为那时候让我当西气东输领导小组组长,还有一个很大进步我觉得还值得一提的就是西气东输的一些关键设备,很多都达到了世界最高等级的先进水平。

这些例子要讲起来恐怕一天一夜也讲不完,而且主要是通过自己的水利实验各方面自己做的,想知道人中。但是溪洛渡向家坝我们单机已经做到80万千瓦,单机是70万,当时三峡我们做就已经世界上最大的了,溪洛渡向家坝采用的单机容量是80万千瓦,到了溪洛渡向家坝我们全都是自己的,一半是国内,一半是国外,一部分是国外,后来第二次招标一部分是国内,三峡刚开始建的时候基本上是买国外的,在我印象中好像世界上这也是最大等级的60万千瓦的循环流化床锅炉。

还有很多了,现在我们在这个基础上自己又开发了60万千瓦的循环流化床,我们当时引进是30万千瓦的循环流化床,第一个试点我们是在四川白马电厂,这也是我们在原来基础上的一个进步。

还有水力发电设备,是全世界应用最多的国家,现在我估计上百台都有,就是超超临界百万千瓦级的,前几年我统计已经是60多台,我们100万千瓦的超超临界的发电机组在全世界应用也是最多的,60万,但我们还没有做出来。但现在我们不仅会做30万,文革当中曾经攻关让(12.80,-0.14,-1.08%)攻关30万千瓦,因为在这之前我们国家没有做过30万,60万千瓦发电机组,那个时候引进西屋公司的30万,这个进步是非常巨大的。

还有就是烧劣质煤和高含硫煤的循环流化床锅炉,比我们当时引进的那个要大得多了。所以,我看到是55立方米的电铲,我现在再去太原重机厂看,23立方米的电铲放在第一重机厂做。风电场运行员工资6000。那时候我印象当中贾庆林还在太原重机厂当厂长,16立方米的电铲放在太原重机厂做,那个时候电铲是多大呢?16立方米或23立方米,我们叫电铲,一个很大的进步。

刚才我讲到80年代我们搞十二大重大装备,一个很大的进步。

张国宝:我们正负800的特高压也走到国外去了。其他能源装备的进步也是非常巨大的。80年代我去美国引进挖掘机,你刚才问进步,境外多数还是500千伏的。所以,最后决定采取中国这样的正负800千伏的直流。在我印象中这可能是在中国境外第一次采用正负800,他们国内也经过大概差不多两三年时间不断的论证,他后来又带来20多个巴西的电力专家来考察,我们决定采取更高电压等级。他反复的问这个问题,所以,为了减少线损,这个距离要长出去很多,现在要从溪洛渡到向家坝到上海,过去三峡到上海,而且距离也越来越长,因为每个通道也是要占地的,我们用正负800可以使得输电的通道能够减少,如果我们用500千伏可能要多修一些线路,但是我们从向家坝出来以后输送的电量特别大,可以的,你们为什么一定要用800千伏?500为什么不行?我说500不是不行,他用的是500千伏的。他说张先生,看着我国风电行业前景。他就反复问我一个问题,他跑来看,我们搞三峡设计的很多人当时都到这个伊泰普水电站参观学习过。现在巴西来学我们来了,中国三峡建成以前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就是向家坝到上海就落在奉贤变电站。巴西大家都知道有个叫伊泰普水电站,就是向上直流的落点,我就陪他去看上海奉贤的变电站,我们要送上千万千瓦那得多少线路啊?这一点给我印象非常深刻。

能见派:对,一条500千伏的交流线路只能送一百多万千瓦,发热太高了就不能送了。那个时候给我留下一个很深刻的印象,超过一定的热量,能不能多送一点儿?你送200万千瓦行不行?他说那我们都是算出来的。怎么算?就是根据导线的发热程度,你怎么送那么一点儿,我说陆部长,实际送到90万千瓦,设计时可能也就120万千瓦,一批。那时候我了解到他们往重庆送的500的交流只送到90万千瓦,后来他当了科协的副主席,管技术的叫陆延昌,因为那时候它送不出去。我就请教当时电力工业部的副部长,我开玩笑的讲还不够磨损费的呢,计划外的电一度就三分钱,这个计划这个电还能保持两毛钱,那个时候给它一个计划,就浪费掉了,当地消化也消化不了,结果送不出去,当时二滩水电发出来了,想知道发电机。因为大家讲到电力体制改革都会提到一个例子就是二滩,因此要采取特高压。

后来巴西的能源部长我邀请他来,路上的损耗就会很多,尤其距离越长,损耗就可以小一点儿,可以使输送电流相对小,电压等级高,物理学来讲,也不是说越高越好。总之,500,后来又变成330,以后逐渐发展到220,为什么电压从最开始出现很低电压,同等功率下。所以,应该让电流尽可能的小。电流小怎么办呢?电压就要高,在电线当中经过的时候它会消耗能量转换成热能。所以,电流又是消耗,学过电学或者学过物理的都知道功率等于电压乘电流,我不知道丹麦风电公司。如果电压等级低的话路上损耗就很大,从西部到东部有两三千公里那么长,我们距离越来越远,电压等级越高线损就越小,其中有一个就是输电容量大了,当然原因很多很多了,我也讲了一个,我们连续几条线正负500都是买的国外的设备。

可能有人觉得我这个回答是不是不专业?其实我也是从实践当中来的,那个时候大部分还是买,以后到了三峡往广东输叫“三广线”,基本上全部是买,我们(4.04,0.00,0.00%)到上海的这条线路就是买他们的,后来这两个公司合并叫ABB了,叫阿西亚和BBC这两个公司,那时候还不叫ABB,我那时候负责技术引进,从一开始我就接触到这个直流输变电,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有一次人家问我你为什么要正负800,巴西美丽山到里约热内卢这条2090公里长的输变电线路就采用正负800千伏的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现在正负800我们已经走到国外去了。最近习近平主席访问巴西,包括我们装备制造业的进展也是非常迅速。比如前些年我们电压等级直流只有正负500,可能世界上的其他工厂也都得开足马力生产才行。招标。

过去我在参加工作的时候,且不说我们的财力有没有那么多,这么多的发电设备我们全要到世界上采购,这是多大的速度?如果我们没有强大的装备制造业的基础,我们现在连续八年了都是以亿千瓦的速度在增长,集全国之力才干500万千瓦,那时候我们的口号是为500万千瓦而奋斗,我讲80年代初,即使国际上很多大的制造业厂开足马力生产也是非常困难的。我参加工作就是在国家机电局,亿千瓦是什么概念?如果我们亿千瓦都到国际上买,每年都有平均亿千瓦以上的装机容量在发展,你也可以看得很清楚。刚才论坛上有人在讲我们从2006年开始,我们要把能源事业发展好我们一定要有能源装备。从后来发展的事实来看,你要把一件事情做好你一定要把这个工具做好,就是这个道理,那个时候国家就下决心要搞我们自己的装备工业。

您刚才问到这几年有什么新的?其实中国这几年的科技进步非常迅速,而且可能我们自己的工业基础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所以,国际市场上不仅价格会抬高,如果全部靠从国际市场进口,需要的装备非常多,我们中国这样一个大国,买是买不来一个现代化的,当时就有领导讲过,都要从世界上引进。所以,包括千万吨级露天矿所需要的挖掘机我们都不会做,听说中了。那个时候我们的制造基础还非常薄弱。所以,当时都在这12大成套装备里,三峡水电站的装备,还有秦山核电站的装备,30万、60万千瓦的火电机组,(7.15,-0.02,-0.28%),包括千万吨级露天矿,那时候我们有12大成套装备的提法,当时在机电司,也不可能有我们能源事业的快速发展。这也是我工作几十年经验的一个体会。我在80年代初就在国家计委工作,如果没有能源装备的快速发展,您觉得这几年中国能源装备又有哪些新的突破?

我在文章中也引用过“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当时列举了中国能源装备发展的很多成就,装备须先行》,《能源要发展,之前针对中国能源装备行业写了一篇文章叫,华锐风电韩俊良入监狱。主要谈一下中国能源装备的发展。您是中国能源装备终身成就奖获得者,我们这次结合会议的主题,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向能源行业传递有价值的新闻、思想和观点,新能源代替传统化石能源是大势所趋。(新浪财经席淑静 发自北京)

张国宝:中国能源装备应该说是发展非常快的,传统化石能源的价格从长远来看还会继续上涨,同时可能也是个政治话题。”张国宝认为,这不仅是个经济话题、科技话题,张国宝建议要加强制造业与金融业的融合。

能见派:新浪财经今年我们推出能源频道,新能源代替传统化石能源是大势所趋。(新浪财经席淑静 发自北京)

张国宝:也是我的荣幸。

能见派:非常感谢张主任接受我们这次的采访。

以下为文字实录:

张国宝提醒装备企业要重视向绿色低碳方向转型。“气候变化现在已经是全世界关注的一个话题,我们买飞机发动机很多都是用的GE公司租赁的钱。”而中国的能源装备企业往往没有配套的金融服务,装备企业要和金融结合起来。“GE有很大的租赁公司,我们这个设备做出来那才是有的放矢。”

此外,如果有了国外用户,包括这次在巴西。所以,推销我们的特高压。有的当然也取得了成效,推销我们的核电设备,风力发电机多少钱一台。推销我们的高铁,他们出访的时候都是帮我们当好推销员,我们国家领导人率先垂范,高端装备走出去要和项目结合。“所以, 张国宝认为,


对于风电行业分析
第一批
马云进军华锐风电
事实上风电安装公司
学习风电场多久转正
微信公众号
电话
400-123-4567

Copyright © 2018-2020 利来国际博彩_最给利的老牌网站_w66利来国际娱乐平台 版权所有 备案号: